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和谦 > 苏格兰工人问我:“中国为什么变修了?”

苏格兰工人问我:“中国为什么变修了?”

昨天在櫛風沐雨一整天看完世界風笛大賽,又夜奔格拉斯哥大學最後欲趕末班車回愛村的地鐵上(據說格拉斯哥的地鐵是全世界第三老的地鐵),遇到一哥們。原本一上地鐵就想小憩一下的,坐在對面的他,看了我們幾眼就咕噥一句,“你們中國人都是間諜~”。

我睜開半闔的眼睛,以為自己聽錯了,結果同樣的話他又說了一遍,“你們這些做間諜的太笨了,你們太明顯了,知道嗎?!”。

我看了看放在自己上衣口袋裡的相機(還連著一條繩掛在脖子上),不知道他是在開玩笑呢、還是在犯二呢、還是再開一個很二的玩笑呢(別忘了,這裡是蘇格蘭),於是沒好氣地回了一句,“你有看過當間諜的把相機就這麼掛在身上的嗎?”

被我頂了一下,這老兄又換了話題說,“你們的計畫生育太恐怖了,那是逼人墮胎你知道嗎?”。我想了一想,也承認到,是的,計畫生育問題很大,所以現在這個政策已經放鬆了,現在只要夫妻雙方都是....

還沒把新的進展跟他說呢,他又把槍口調轉,批判“你們是共產黨執政的國家,但是你們已經一點都不共產主義了,完全的不共產....” 聽到這裡,聯繫起他的裝束(典型帆布工人裝,一頂綠色解放帽),我大概已經推測出他的思想脈絡和立場。眼看著即將到站,我決定不展開爭辯,只順著毛摸。於是,我就和他說,“是啊,我們現在走上國家資本主義的道路了。社會主義的未來和希望,就只能靠你們蘇格蘭了”。他一聽神色緩和,不住點頭。



我邊說,邊挪到對面,坐到他身邊,繼續跟他說,我知道你們蘇格蘭最相信平等主義(其實我也不知道,是剛剛等地鐵的時候看牆上標語寫的"Scotland believes in equality),最相信公平;現在,你們有機會決定自己的未來了,有機會給社會主義舉起新的火炬,你們可要好好決定啊。”

他聽完後,翻開底牌繼續說“雖然我不相信你們,但我更不相信英格蘭人!永遠、永遠、永遠不要相信那些南邊的英格蘭人!”,接著他又自陳讀過馬克思、讀過列寧、在我的提問下,他又補充:我托洛斯基也讀過!然後拉回主題,繼續哭喪著臉和我抱怨你們中國為什麼走資了、為什麼變修了?

看著他認真的、痛之深而責之切的表情,我忽然想起,不知道六零年代中蘇分裂公開化之後,中共代表出國碰到蘇聯人時,是不是也用同樣的表情和心情來和人家交流的?真是因果循環,相續不空啊!

我拍拍他,一番勸慰之後,地鐵即將到站。末了他問我,你是從哪來的?我如實告曰出生地,並指了指對面的小夥伴說,他才是人民共和國來的。他聽後,又在下車的路上,邊走邊對台美日三邊關係發表了一大篇讜論,但我們因要趕車、未及細聽回應,只記得他有段諷刺台灣老想做美國第五十一州的話。待到地鐵口,我和同行者在那看地圖,他從票口閘門後追上來,表示想要握手告別。於是,我終於在大約八分鐘之內,把一場以針鋒相對開始的談話,以看似熱烈友好的方式作結。是為記。

推荐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