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和谦 > 虽然,部队医院科室外包的警钟早在17年前就响起了

虽然,部队医院科室外包的警钟早在17年前就响起了

“五一”以来,青年魏则西病故的消息,卷起了汹涌的民意大潮,也再一次翻动了医疗机构科室遭非法承包乱象的这潭混水。数日间,诸如“为什么部队和武警医院绝对不能去”等议论广泛散播于网间。这类标题虽然猛然一看略显操切,却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民意对于部队医疗机构属性特殊、管理上自成体系,不受地方卫计系统监管的忧心。

日前,北京市卫计委便公开表态称,国家卫生行政部门早已明确要求,公立医院科室不能对外承包经营。北京市卫计委还说,“如市民发现在京的地方医疗机构存在科室外包行为”,北京市卫计委将会严肃查处,也欢迎社会各界投诉。

然而,若是老百姓发现,非地方性的部队医疗机构也有科室外包行为,那该怎么办?对此,北京市卫计委解释:“部队医院和地方医院是两套管理系统。”按照管理权限,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只能兼管属地内的地方医院;至于军队和武警系统的医疗机构,则由其体系内的卫生行政部门进行管理。

这也是为什么在“魏则西事件”中,对于涉事的武警二院,需要由中央军委的后勤保障部和国家卫计委联手进行调查。若不这样做,部队医院的高墙,外人实难窥其堂奥。

持平而论,部队医院由于其人员编制、任务属性、主要服务对象、科研职责及涉密属性,在中国的医疗管理体系中自成一格,由军队系统内的后勤卫生部门主管,固有其历史背景和现实需要。然而,这绝不意味着军队医院,可以成为正常医疗监管逻辑的鞭长莫及之地。

事实上,早在1999年,原总后勤部就已经对全军后勤系统发布了《军队医疗机构对外医疗有偿服务管理办法》,要求当年在军队全面退出商业经营活动后,仍然保留一定对外有偿医疗服务的诸多机构一体遵行。

翻开这份制定于17年前的管理办法,可以发现,当年军队后勤医疗体系中的主事者,对于种种为公众所诟病的乱象早有体认。 

管理办法第五条就明定:“军队医疗机构开展对外医疗有偿服务,不准超出总部规定的床位范围;不准在营区外开设医疗诊所;不准聘请地方医生在医疗机构门诊应诊;不准地方医生挂靠军队医疗机构执业;不准向地方单位和人员出借、出租军队医疗设施设备;不准军队医疗机构和人员在各类新闻媒体上发布医疗广告;不准把有偿服务项目延伸办成企业,不准在规定范围外开展以赢利为目的的有偿服务活动。”  

显见,当年对于对外有偿服务的执行边界认识是比较到位的;也知道如果一旦在部队医院的高墙内开了后门、留了缝隙,将造成哪些让地方主管部门难以处理的困境。

再沿着这份管理办法往下看,第八条规定:“经批准对外开展医疗有偿服务的医疗机构对外称谓,应当使用编制名称或者冠以单位代号的医疗机构名称。确需使用其他对外称谓的,应当按规定程序报批。”

但如今,在上款几个“不准”严重缺位的情况下,却有一些承包部队医院科室的医务活动经营者,利用“应当使用编制名称或单位代号”的条款,鱼目混珠、偷梁换柱,把人民军队在群众中长期累积的专业与责任形象,和医疗机构主管部队与驻地社会的鱼水联系揽为己用,充作自己开展业务的资本。

有的部队医院无法在网上搜到正式的官方网页,人们用关键字能找到的,只有被竞价排位系统所引导而去的、充满各色广告弹窗和夸大疗效的半伪半真页面。不幸病故的魏则西,只是陷落当中的其中一人。

再往下看,还可以发现管理办法的第十五条规定:“医疗机构对外实施医疗有偿服务必须统一使用中国人民解放军收费票据,按照规定收费,医疗机构各科室不得直接收费。”

第十四条规定:“医疗机构对外实施医疗有偿服务,必须严格执行军队财务管理制度, 实行医疗成本核算和‘收支两条线’,收入纳入单位后勤财务部门统一核算,支出纳入单位年度预算统一安排;严禁自收自支、收不入帐和设立‘小金库’。”  

悠悠17年过去,当年在部队停止经商活动后,作为一种过渡的对外有偿服务,终于也在今年初以来的这一轮军改中宣布喊停,结束其历史使命。

今年3月,中央军委印发《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宣布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工作正式启动。  

《通知》指出,中央军委计划用三年左右时间,分步骤停止军队和武警部队一切有偿服务活动。对于承担国家赋予的社会保障任务,纳入军民融合发展体系。自《通知》下发之日起,所有单位一律不得新上项目、新签合同开展对外有偿服务活动,凡已到期的对外有偿服务合同不得再续签,能够协商解除军地合同协议的项目立即停止。  

当时,《解放军报》配发的一篇评论就解释,有偿服务是特殊历史条件下的产物。1998年军队和武警部队停止经商后,暂时保留一些领域可以开展有偿服务活动,在特定时期对锻炼技术队伍、提高平时富余资源使用效率、缓解标准经费不足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后来,“一些单位有偿服务的摊子越铺越大,投入的精力越来越多,甚至出现违规运行、滋生腐败等突出问题,既严重冲击干扰正常的战备训练秩序,又损害了形象、破坏了风气”,“果断停止有偿服务,是让军队回归使命、聚焦打仗的英明决策,是严法纪、反贪腐的有力抓手,是正风气、树形象的迫切要求”  

许多观点认为,全面叫停部队有偿服务剑指的目标之一,就是各级部队医院中沉疴难解的科室对外承包问题。究竟,部队医院面向公众的服务职能将何去何从?

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曾在3月底的一场发布会上解释,根据《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对于国家赋予的医疗、科研等社会保障任务,以及国家指令性任务,将纳入军民融合发展体系,创新政策制度予以规范。至于军队医院等医疗机构,“在完成军队医疗保障任务的前提下,将继续为地方人员提供医疗服务,并且探索纳入国家医疗保障体系的新模式”。  

由此可以预见,从人民群众现实需要、公共资源共享效率、改革操作的可行性等方面考量,部队医院对地方人员、社会公众的医疗服务应不至于戛然而止,还有可能把这一部分的服务纳入国家医保体系的保障范围。因此,军方对系统内医院对民服务板块的刮骨疗毒、彻底整改,此时此刻更显必要。 

从农历新春以来,涉及公共健康卫生福祉的重大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北京大医院“号贩子”打人视频、山东疫苗非法经营大案、上海假冒奶粉罐装填案,再到这一回的“魏则西事件”,莫不激起滔滔民意,同时迎来了中央党政负责人的高度重视和果断处理。 

在山东疫苗大案中,人们稍感安慰的是,一桩个案引起的舆情涟漪,终于促成整个疫苗流通体系和监管条例的全局性调整,而非仅仅头痛医头、重惩一二人便匆匆了事。日前,八部门重拳出击,全面动员各级部门和大医院铲除“号贩子”和“网络医托”生态的方案,更是掷地有声。此次,舆论对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在“五一”节后便积极响应民意,与国家卫计委联手调查“魏则西事件”的涉事机构责任颇怀期待;武警部队宣示绝不姑息迁就、全力配合调查的态度,亦为面对汹涌民情的应有之义。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上的讲话中早已明示: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正义是最强的力量。正所谓“天下何以治?得民心而已!天下何以乱?失民心而已!”       

一条才21岁就匆匆殒落的生命,激起了全国人民群众对医疗改革、军队改革这两条征程交会处所遇荆棘的大讨论。于今,如何收拾民心,取决于“魏则西事件”涉及的医疗、军队、网信等主管部门,将以多大的力道披荆斩棘。正义的力量有多强大,则体现在民心盼治的愿望,能以多高的势能从改革出口喷薄而出。     

在新一轮军改开拔起步之际,魏则西生命的结束,应当成为部队医院承包乱象系统整顿的开始。

推荐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