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和谦 > 苏格兰公投中的宣传战

苏格兰公投中的宣传战

隨著九月十八日蘇格蘭獨立公投的日期逐漸逼近,再加上根據近日民調顯示,支持蘇格蘭獨立的聲浪在過去近一個月以來呈現上揚趨勢、甚至還出現了獨立派首次以51%的支持度,趕超統一派兩個百分點的數據;凡此種種,皆讓全英國、特別是位處倫敦的政界和媒體菁英忽然警覺到“這下,蘇格蘭是有可能真要離開我們了”。

為了把握挽留蘇格蘭、“拯救”聯合王國免於分裂的最後幾天機會,英國三大黨的領袖─首相兼保守黨黨魁卡麥隆、副首相兼自由民主黨黨魁克萊格,及最大反對黨工黨黨魁米利班德,更在周二(九月九日)罕見地發出一則聯名聲明,決定三人皆不會出席每周三固定在國會舉行的重要議程─首相質詢。“即便我們在很多事情上立場不同,但有一件事情我們都熱切地同意:那就是聯合王國‘在一起更好’(Better Together, 反對蘇獨的統一派的運動口號)。這也是為什麼吾等認為,明天(指周三,九月十日)我們該出現的地方,是蘇格蘭,而非威斯特敏斯特的首相質詢”,三人的聯名聲明寫道。

但三大黨魁的呼籲和最後時刻的奔走,真能夠力挽“狂瀾”、剎住過去一段時間上漲中的蘇獨傾向嗎?

對蘇格蘭人民,以及其他定居在蘇格蘭、並符合投票資格的歐盟及英聯邦國家公民來說,這場公投和一般內閣制國會選舉最不一樣的地方在於:這場公投最終的政治結果,不是被選區裡當選的議員及其所屬黨派給代表,並由黨派勢力分布再派生出政壇菁英間的合縱連橫和重要人事、部門分配。

反之,這場只有428萬人有權參與投票、結果一翻兩瞪眼的公投,每個人的那一張票都足以直接影響最終結果,決定蘇格蘭和英格蘭之間維持了三百零七年的國家聯盟,還要不要繼續存續下去。

這一種完全不同於常態選舉的群眾政治決策機制,讓多數評估者都評估:公投的投票率可望上看八成,甚至有人還喊出九成的估算值。而一些熱情草根群眾自發投入獨立或反獨陣營運動的個人實踐,更是早早就展開了。

約莫半年前開始,支持蘇格蘭獨立的跨黨派、跨陣營運動者,就把每個月的頭一個星期六,定為所謂的“超級星期六”。在這天,除了蘇格蘭地區的執政黨SNP(蘇格蘭國家黨)之外,主張環保的綠黨、激進獨立運動(Radical Independence)、社會主義工人黨、以及其他各種身分的特定團體,如“支持獨立的英格蘭裔蘇格蘭人”(English Scots for Yes),都會齊聚在各城市的顯著地點派發傳單、擺攤宣傳,向往來人群進行游說工作。而上個周六,正是公投舉辦之前的最後一個“超級星期六”。

在蘇格蘭首府愛丁堡標誌性的王子街上,蘇格蘭國家檔案館的威靈頓將軍雕像下,我在一個攤位上索要到了一份以中文寫成的蘇獨宣傳小卡片。

我好奇地拿起細看,發現上面的內容列出了一堆蘇格蘭國家黨當政以來,蘇格蘭地方政府所推出的稅費減免和利多措施:“六年地稅不上漲”、“廢除處方收費”、“免除學費”、“為老人和殘疾人提供免費公車服務”、“結束公房購買權,同時提供四千四百萬額外補貼促建新的經濟適用房”、使八萬九千家小型企業受益達一億四千四百萬英鎊的獎勵方案等等……卡片的背面寫上,如果你希望這些政策延續下去,那麼請投Yes(支持蘇獨)。但有趣的是,其它在主流的公投辯論中高唱入雲的重要蘇獨訴求及宏大敘事,諸如“建立一個更具有問責性、更能夠及時回應民瘼的政府”、“建立一個更公平的社會”、“移除核武器”、“更大程度地擁抱歐盟”,似乎都未在針對華人選民所設計的這張小卡片上被提及。難道,是這批小卡片的設計者揣測:華人選民更注重及身的實惠,對於其他宏大高遠的議題都比較淡漠嗎?

相對來說,支持“蘇獨”的敘事宣傳主旋律,和其所涵括的豐富主題訴求,以及基於此所結成的廣泛統一戰線,似乎更能夠在這場“蘇格蘭獨立公投海報大賽”裡的入圍作品得到體現。

在這場由一個名喚Bella Caledonia組織舉辦的海報競賽中,可以看出蘇格蘭的部分藝術創作者,對蘇獨前景所投入的想像和用心。

有將蘇格蘭獨立與法國大革命的自由、平等、博愛相呼應者。

有將各種美好願景鎔鑄在Ayepad當中的(Aye,即是蘇格蘭方言蓋爾語的Yes)。

也有格言路線的作品:“預測你的未來的最好方法,就是去創造它”。

還有一幅以東亞女性形象為主題的作品,不知道是否在暗喻當年越南民族的反抗和鬥爭精神,並向其學習、致敬?

這張眾多參賽者都非常喜歡的簡潔海報,不僅勾勒出蘇格蘭要單獨飛向世界之林的嚮往;而且其所選擇的其他國家,包括從英國手中獨立出來的愛爾蘭、加拿大,以及同時兼具蘇格蘭所嚮往的社會福利體系及和平分家歷史的丹麥、挪威、瑞典和冰島諸國。

這張海報上所標舉的,則是蘇格蘭的象徵動物獨角獸。目前的英國國徽,其兩側正是由代表英格蘭的獅子和蘇格蘭的獨角獸所組成。如果蘇格蘭一旦脫離聯合王國,有人建議那乾脆把國徽上的獨角獸,改成象徵威爾士的翼龍吧。

而這場評獎的首獎作品,則是這張堅毅的女風笛手畫像。主辦單位特別將此圖印製了一萬張,供志願者和願意表態的商家認領發放。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女風笛手的五官輪廓,看起來和陳文茜特別像。

我問了其中那條格言風格海報的作者Ritchie Feenie說,你們在創作這些海報時,會有蘇獨陣營的宣傳幹部或政治人物來跟你們討論,究竟要怎麼設計、在什麼時候凸顯出什麼主題嗎?

Fennie說,沒有。至少他自己的作品(他在過去一百多天來,每天都自發為蘇獨大業設計一張海報。這裡是他的作品集http://postersofhope.wordpress.com/),都是自己平日看報、看視頻,看各種書和材料及名人表態的思考凝練所得。我不得不佩服地承認,要能在排山倒海的資料中,濃縮出一兩句切中人心、直抵下懷的話語,還真是一門技術活。而蘇獨運動在宣傳上的優勢就在於:獨立是個筐,什麼都能往裡裝。面對一個具有無窮可能性的不確定前景,讓每個對現況有所不滿的人、對改變懷抱期待的人,都有可能得以從“獨立”這個大筐裡,找到讓自己受用、動心的那條訴求。

在這個網站上,還能看到更多這次大賽的入圍海報作品。
http://bellacaledonia.org.uk/2014/08/29/the-top-20-indy-posters-are/

當蘇獨聲勢在最後關頭上漲,連帶引發近日英鎊走貶、信用評級機構頻發警告之際,一些蘇獨派的Facebook宣傳公號,則已經陸續換上了最新的一條標語─“保持冷靜,任何事來問我!”。看看,這話說得多麼牛氣烘烘、多麼躊躇滿志,就像是要準備接掌大局,迎接一個新國家的胎動了。

 

 

推荐 11